风和浪称颂他的名。
辽宁省实验中学学生。

© 茂林修竹。
Powered by LOFTER

背着我的良心,在社活时间不是自习而是去参加了书法社手写书签的活动
面对一众艺术生大佬,深切感受到自己的菜
还是要送人几张的,希望他们看到我的字能快乐
这些都是照骗 照斜着放 金粉 聚焦在某一点
就可以掩盖字的大部分缺陷

说说我家神学

如果是当年的我,大概会讨论他和美术音乐政治等的联系,尽管那时的我不会有能力驾驭这样一个复杂的人物,也根本不敢去写他;现在,我尽量避免所谓的“刻板印象”即stereotype,让他成为一个穿着白衬衫黑西裤除了罗马领和十字架根本看不出身份的青年,让他不再那样敬畏神明,而是在明知真相时偏刻意蒙上双眼(尼采语:信仰就是拒绝认清真相本身),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哲学,去抚慰那些痛苦的人。让他不那样高高在上而是在教堂广场上逗麻雀,想想也是真的非常有趣。
不,我想过几年我家神学就是头戴星月脚踩十字架身穿枢机主教长袍高喊安拉克胡阿克巴的渎神者了(smg
想吹我家约书亚而已。他真可爱,渎神冲动.jpg

今天我要来复述我给HuierHuier @夜雨清荷 讲的

周六我与Blue的沙雕南关天主教堂之旅

铺垫一下,国内所说的“基督教”和天主教有一定的差异,基督教各种礼仪没有天主教那么繁琐,经文也少一些,学过历史必修三宗教改革就都懂的。

周六考完CAP之后 精致少女修竹带着Blue去市内各种“作为沈阳土著应该知道的地方”,正儿八经的第一站就是小南教堂
门边有圣水。我想着客随主便就沾了一下……于是湿漉漉冰冰凉的护手霜糊了我一手
装作无事发生的修竹在后排找了个位置坐下,翻祈祷手册。
一位义工:往前坐呀,离神近一点
(HuierHuier被这句话戳中了笑点,一直跟我呵呵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并对另一同学说“...

是我

让 - 保尔 . 萨特 戏谑bot:

我早已做好了遭人白眼的准备,却没想到被人青睐也是如此轻易的事情。

The fear is that

我害怕的是有朝一日——

谎言重复了一千次,就成为真理;

愚人以其包装精美的荒谬言论被封为智者;

戴王冠的弄臣身着华丽长袍,接受万民敬拜;

真正的王,身上粗麻布衣衫仅能蔽体,饥寒交迫死在街头。

The lies become truth when repeated a thousand times;
The fools are acknowledged as wise men by virtue of their euphuistic but absurd words;
Crowned jesters are worshipped, wearing magnificent robes,
while...

关于部分学科的小细节

我家某些学科由于我的个人理解会带有显著的某国背景,主要体现在语言方面

比如物理和化学(我好爱他们

都在讲英语时

物理德语讲得多,于是英语口音有一点点硬,还有某些词就比如Germany 他会直接说Deustchland并且不觉得哪里不对


化学比物理好一点,至少法国口音不是特别明显,法语h和t不发音这种事情他不会带到英语里去,happiness 说成a penis是不可能的(smg

但对人称呼上,Mademoiselle之类的词他改不过来,就很苦恼地跟物理讲这个事

物理:我觉得非常好,没什么需要改的


极大可能永远攒不齐全套的人设图

是语文书法兄妹组 我好喜欢他们!

另:语文某梗来自lnsy的一位巨佬学长(1902功名浪语)

很颓于是抄了个灵飞经
(学书七载 然而并没有接受过系统的隶书的训练
(这个笔也是非常难控制(不,就是你弱渣

《竞赛学生无缘省队 食堂门口含泪甩卖参考书》
“反应会停 但梦永无止境”
出镜:辽宁省实验中学学生yxy等

☀神学

“您问我是否信神?我在此侍奉祂千年之久,然……”他指着镶有红色绒布的跪凳,“您请坐吧。”
他深褐的长发在花窗筛下的光影中滑出一个微妙的弧度。他的脸庞被完全笼罩在阴影中。
“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者……阿门。”
————————
危险标题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