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和浪称颂他的名。

© 江修竹.
Powered by LOFTER

☀神学

“您问我是否信神?我在此侍奉祂千年之久,然……”他指着镶有红色绒布的跪凳,“您请坐吧。”
他深褐的长发在花窗筛下的光影中滑出一个微妙的弧度。他的脸庞被完全笼罩在阴影中。
“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者……阿门。”
————————
危险标题

明天返校 趁今晚在家浪,写首中秋词。
稼轩的《木兰花慢·可怜今夕月》
写着玩,为接下来半年搞事做铺垫。

“每一次我祷告 大山被挪移 道路被铺平 使我归向你”
收获 目光杀人的神学×1

至于是谁对神学说的这句话 请自由心证

我笔下的科拟东方F4(。
右往左 历史 语文 书法 中国画

家里还剩见底的山葡萄50ml 多半瓶竹林50ml 四分之三瓶孔雀15ml 一整瓶逸彩坦桑石蓝 一小瓶坛水
再不用,过两年去外地读大学家里也没人用这烧了我不少钱的墨水了
于是买了一个能灌水的那种小楷笔

置顶

你好,这里修竹。
语文不太好的有点人文情怀的理科生,写写东西哄自己开心。目前只产科拟,包含语言相关。偶尔会就着我的原生家庭/自己一些比较丧的东西写几句大概是诗的东西,并且会不定期被我删除。此外会发一些书法作品(尽管写得不太好),我指的是宣纸上很正经地写的那种(学了十年书法者对“书法“二字的纯洁性的维护),不是拿个钢笔加花里胡哨的彩墨写诸如“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等句子的手写。
科拟中我是博爱党,主产书画/历语/物化;同时偏爱物理、医学、神学。总在写一些小片段,长一点的……我在写了。有时由于用英语讲述这个故事我的思路会更顺畅,我也会产出一些英语小片段。此中可见德语,大部分是我德语系的兄长帮我翻译的...

一个片段

CP向历史x语文

上次贵乱50题抽到物语写的“早知潮有信”后,我发现用诗词告白特别符合我的趣味。

写景那两句,我在尝试模仿郁达夫先生。


      语文不辞而别时正值仲秋。路旁孱弱的银杏仿佛不经意地拂了拂衣衫,枯黄的扇子便落了一地。秋蝉衰弱的嘶叫,梧桐树筛下的淅沥沥的寒雨。秋风旋即卷了云走,干净清澈的蓝天下有新成熟的枣儿和刚染红的枫叶。
    历史透过面前这片书中滑落的红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情景。还未干透的叶片上写着两句诗,“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他认得那是语文的字迹:点画向下,向右,再向左收回。连告别都要这样充斥着文人的酸腐气,...

医者本就逆天而行。

医学先生,咕咕咕。

“I solemnly pledge to consecrate my life to the service of humanity. ”(出自池子那边家的医学生誓言)

晚上好。


希波克拉底誓言原版没有引用,那个毕竟是前辈按自己来说的


认识一位医生这样讲 我们医生的职责就是盯着去阎王那排队登记的人,时不时跟里面谁喊哎说你呢你还没轮到你到这来,然后把队伍前头的人往后拎

[科拟][物化]一次谈话

全篇英文预警*
英文非常渣
现在是午夜十二点,尽管我非常困但不写完它就睡不着…
先放上来,修改和补充说明等我休息好了再写…
几乎都是对话了,哭泣

太抱歉了,第一次粘过来时没检查,刚刚发现有几个句子莫名其妙地少了一半……刚刚修改完毕。给您带来不便,十分抱歉。

  “Das ist alles meine Schuld.”*
  It was the day after the atomic bombs blossomed in the sky of Japan.No one from the Allies could find Physics, so they turned to...

对花吐症梗的一点设想

比如为了防止咳嗽而大量服用蜜炼川贝枇杷膏

徐停云太太的《孤舟过蓝桥》。
笔是白金3776莳绘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