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虽行过死阴的幽谷,却也不怕遭害,因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杆,都安慰我。

© 茂林修竹。
Powered by LOFTER

又在窥视我的内心。


摘纪录:

原生家庭带给我最大的影响,是我总觉得自己不配得到好。不是物质上的好,是人。稍微一点的善意,就会让自己手足无措。在充满爱的家庭里长大的孩子,他们身上的那种强大的自信和安全感,是我这一辈子都模仿不来的。



【杂谈】怎样才能够叫做“文笔好”?

暮歌:

长久以来,我都在无语一件事——许多人创作能力强悍,却缺乏应有的审美素养。


这一现象不仅在画手中常见,在文手之间也是屡有发生,同人圈、原创圈都都不可避免地遭此荼毒。


当你打开lof,你珍爱不已的神仙太太居然推荐了一篇无味无趣的流水帐式小学生作文在首页;当你点开tag,然后眼睁睁见着一篇有底蕴有内涵的故事,热度却完全不如沙雕段子和无脑发车流;当你为了强大的staff下单一本合志,里面有的文章你随手都写得出来,却轻易拥有了精美的插图并坑走你的钱;当你听人说某本小说如何如何精彩看哭了百万人,然而翻开后,词句间那纯正的qq签名味道终于令你哑然失笑……



以上种...

失眠杂记

    我不记得这是今夜第几次醒来了。凌晨一点五十一分,我偏头望向室友空荡荡的床铺,长按手机开机键五秒。手机先是屏幕亮起,继而猛烈地振动一下。我在过分刺眼的白光中眯着眼,努力使过分僵硬的思绪流动起来,思忖为什么室友不在——原来周五晚上她是不住校的。因此,明天是周六。我点亮屏幕,看到现在是一点五十一分。还有四小时二十四分响闹铃。

    我不像是在睡觉。我大概是在一杯黏糊糊的即食粥中游泳。我试图使自己溺毙在大米与麦片的浆糊里。

    我心渴慕平静的睡眠,如涸辙的鱼渴慕甘霖,如林间之...

[学科拟人][物语]非常没有诚意地过年了

新年也没啥贺文,写点他俩日常

不能再熬夜了,怕是要心律不齐


    物理推开卧室房门时便见语文正倚在床头坐着,背后垫一只靠垫,微蹙眉头,在翻阅书。语文从他的书本中抬起眼来见到爱人,仿佛心情很好地拉开被子以便爱人钻进来。他手心的温暖与此时这座南方城市直冻到人骨头痛的气温形成强烈的反差,引得物理不由自主地想要再多索取一点温暖,向他身上靠去。物理扫视了书中内容,有点惊奇地问:“《费曼物理学讲义》?我不知道,你竟然会对物理学感兴趣。”

    语文合上书,凝视爱人深蓝的眼睛,非常坦诚地回答:“最近失眠闹得我太难受,也没体力再去熬什么跨年。看点这种东西...

今日份英语作业写科拟

吸我家Joshua 他好可爱 思想逐渐危险

That young man, he is a man who seems to be quiet and walks lightly and elegantly. If you didn't know better you could be in there a long time before you finally detect a mild scent of frankincense, and look over your shoulder to find him standing behind you.

走路没声x

决定不跟老师解释太...

Mr. Mathematics


    He knew that he must baptize those "children of God" and lead them to a bright world--a world which is illumined and guided by science but not the will of God.
    He lifted his head, looking straight into the king's eyes and answered just like any science...

背着我的良心,在社活时间不是自习而是去参加了书法社手写书签的活动
面对一众艺术生大佬,深切感受到自己的菜
还是要送人几张的,希望他们看到我的字能快乐
这些都是照骗 照斜着放 金粉 聚焦在某一点
就可以掩盖字的大部分缺陷

The fear is that

我害怕的是有朝一日——

谎言重复了一千次,就成为真理;

愚人以其包装精美的荒谬言论被封为智者;

戴王冠的弄臣身着华丽长袍,接受万民敬拜;

真正的王,身上粗麻布衣衫仅能蔽体,饥寒交迫死在街头。

The lies become truth when repeated a thousand times;
The fools are acknowledged as wise men by virtue of their euphuistic but absurd words;
Crowned jesters are worshipped, wearing magnificent robes,
while...

关于部分学科的小细节

我家某些学科由于我的个人理解会带有显著的某国背景,主要体现在语言方面

比如物理和化学(我好爱他们

都在讲英语时

物理德语讲得多,于是英语口音有一点点硬,还有某些词就比如Germany 他会直接说Deustchland并且不觉得哪里不对


化学比物理好一点,至少法国口音不是特别明显,法语h和t不发音这种事情他不会带到英语里去,happiness 说成a penis是不可能的(smg

但对人称呼上,Mademoiselle之类的词他改不过来,就很苦恼地跟物理讲这个事

物理:我觉得非常好,没什么需要改的


极大可能永远攒不齐全套的人设图

是语文书法兄妹组 我好喜欢他们!

另:语文某梗来自lnsy的一位巨佬学长(1902功名浪语)

1/3